首 页 文博快讯 视频欣赏 学术交流 闽侯文博 网上博物馆 管理与保护 陈列展览 宣传教育 留言簿
栏目分类
文章检索

文博快讯
市文物局领导到白头山遗址调研考古勘探情况
县领导视察县博物馆新馆建设情况
我县开展文物消防安全排查行动
省市文物局领导到大湖乡指导革命英烈事迹展览工作
县人大到新坡古民居参观调研
我县召开2017年春节、元宵期间文物消防安全工作暨培训会
我县寻回大部分被冲毁的古廊桥构件
李纲墓以全新面貌迎接八方游客
学术交流
【闽侯印象】 林之夏书法润例
【闽侯印象】 旅台著名诗人陈子波
【学术交流】 漫谈书法
【学术交流】 郑孝胥书法探赜
【学术交流】 佛光塔影探寻路
【学术交流】 编志存史 情系桑梓
【闽侯印象】 腹有诗书气自华
【学术交流】 脂砚墨光红丝腻
网站首页>> 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 脂砚墨光红丝腻
  发布日期:2014/9/30
      红丝砚就其质地、颜色与纹理来讲,是诸砚中最可称得上融实用与观赏性于一体的砚种之一。其他砚种或以“发墨快”等实用性为特点,或以精雕细琢取胜,而红丝砚天然具备的细腻的质地、艳丽的色彩和变幻莫测的纹理,是其他石砚所无法媲美的。著名小说家、红学家端木蕻良先生评曰:“红丝石砚即脂砚斋之脂砚也”。
      就石质而言,红丝石较之其他砚石硬度偏高,但其结构细致紧密,石中间少有砂钉等杂质,所以制作起来虽费力较大,但不钝刀。以细腻质润,硬度适中者为上品,石质有油性,不干不燥,不硬不滑,软硬适中,制砚后,不上油、不涂蜡,便滋润如玉,磨墨无声,下墨快且细如油汁。
      红丝石石色以紫、红、黄三色为主,一般都是呈由紫到红——由红到黄的过渡色,尤以枣红为贵,是红丝石中最受青睐的颜色。
      红丝石纹理最为丰富,可谓是红丝石的灵魂,红丝砚的精美与价值,主要体现在其纹理上。红丝石纹理以旋花纹和丝状纹为主,也有林木纹、斑马纹、色斑、色柱等,艳丽清美,自然天成。其丝纹有的如云水、有的似星月,也有的像花卉、鸟兽、人物、山峰等,犹如神来之笔。色纹有红底黄纹、红底红纹、红底无纹、黄底红纹、灰黄底淡红丝纹、灰红底紫丝纹等,其中红底黄纹、红底红纹、红底无纹的红丝砚石质细腻,软硬适中,易发墨,为上品。清代盛百二在所著《淄砚录》中说:红丝石“其异乎于他石有三:他石不过取其温润滑莹,此乃渍之以水,而有滋液出于其间,以手磨拭之,久黏着如膏,一也;他石与墨色相发,不过以其体质坚美,此乃常有膏润浮泛,墨色相凝若纯漆,二也;他石用讫,甚者不过顷刻,其次止终食之间,墨既干矣。此若复之以匣,数日墨色不干,经夜即其气上下蒸濡,着于匣中,有如雨露。”
      历史上各个时期流传下来的红丝砚实物非常少见,清以前的红丝砚几乎仅见诸于资料记载,清以后的红丝砚实物,据傅绍祥先生所著的《中国名砚——红丝砚》一书记载,也寥若晨星。笔者近日于一藏友家中见到一方清代著名金石学家、学者、书画家吴大澂所鉴藏的红丝砚,爱不释手,特作是文,与藏友分享。
      此方红丝砚略呈椭圆形,厚实淳朴,长12厘米,宽11厘米,厚2.6厘米。石质莹润如玉,“其声清越,锵若金石”。制砚匠师根据岩石的自然形状,顺其回旋迂曲的纹理,随形就纹开墨堂,雕饰简洁,纹彩益显。巧妙地处理了纹理与造型、纹理与砚池、纹理与图案雕刻间的关系。砚面中间微凹为砚堂,外无砚堤,首部不凿池;顶部饰雕一串葡萄,葡萄颗粒饱满,叶面翻卷,葡萄藤须虬曲飘荡,似乎被一阵清风掠过,刀法洗练简洁,栩栩如生,富有动感。底色为最受石友推崇的枣红色,鲜艳明丽;黄色旋花纹理,美妙天成,生动奇巧,或谓“女娲补天”,或曰“美女翩舞”,或言“龙凤呈祥”,千姿百态,引人遐思。砚背面纹路明显,一半为纯净的紫红色,一半为红底黄刷丝纹,斜线相交处成一天然分界线。砚底下部有点点似墨迹的黑斑,行家称“墨雨”。与其说墨雨是红丝石的瑕疵,毋宁说它为红丝石独有色斑。正所谓“石号红丝唐人贵,一池墨雨天花坠”。它与红、黄相间的石面交相辉映,使砚背色彩更加和谐、沉稳、素雅。
      值得注意的是,在砚背红黄交界线上,篆刻有右读直下“愙斋鉴藏”四字阳文方章一枚,印面长2.3厘米,宽2.1厘米,字径1.1厘米。其中“鉴藏”二字虽略有残损,但不碍于辨读品识。
      愙斋乃清末著名金石学家吴大澂晚年之号。吴大澂(1835-1902),初名大淳,字止敬,又字清卿,号恒轩,江苏吴县(今江苏苏州)人。清代官员,历任编修、河北道、太仆寺卿、左副都御史等职。他一生酷爱金石学,为官所得俸禄几乎全用于购买与收藏文物古器,“愙斋”之号也源于他所收藏的商周时期的“愙鼎”。他“有所见,辄手摹之,或图其形,存箧笥,积久得百数十器,编《恒轩吉金录》若干卷”,并著有《古玉图考》、《权衡度量考》、《愙斋集古录》等。他热衷访碑,擅长精拓,精于篆刻,西泠印社创始人、海派篆刻家吴昌硕曾得益过吴大澂的指点。他还擅长将实物与古文献进行对比研究,对古文字有很深的造诣,著有《说文古籀补》十四卷、《附录》一卷、《字说》等。吴大澂书法雄奇超迈,尤以篆书最为著名。他开始学秦代小篆刻石,书法酷似李阳冰。后受杨沂孙的启示,将小篆与金文相结合,并用这种方法书写《论语》、《孝经》以及信札。他的篆书大小参差、渊雅朴茂,在当时是一种创造。
     吴大澂还是一个出色的画家和诗人,善画山水、花卉,用笔秀逸,尝仿恽寿平山水花卉册,临黄易访碑图等,形神俱似,气韵浑成。他的诗风敦厚温柔,淳朴雅致,著有《愙斋诗存》九卷。
      作为清代晚期的名臣,吴大澂条陈时政,言人所不敢言,赈灾济民,营治河工,政绩卓著。他的主要政绩集中体现在对东北的开发上。据史载,吴大澂于光绪六年(1880)和光绪十一年两次奉命入宁古塔地区办理边防事务。在东北的三、四年时间,他协助吉林将军铭安建立起一支强劲的靖边军,并修筑东、西炮台,创建图们江、松花江水师营,彻底改变了长期以来东北地区有边无防的境况。他冒着干犯清王朝二百多年来“边外皇祖龙兴之地不得开垦”的祖制之风险,一再上书光绪皇帝请求开边禁招民实边,并亲自主持招垦工作,设三岔口和穆棱河两个招垦区,建立了一系列的惠民政策,招徕大量移民,为东北地区的繁荣打下了良好的开端。他亲自勘察边境,多次同沙俄交涉,先后收回被俄方侵占的珲春黑顶子,东宁三岔口、绥芬河边界的倭字界碑和那字界碑地区,并迫使俄方同意我国船只自由出入图们江出海口,在积贫积弱的清王朝晚期,这是一次少有的胜利。
      光绪十八年朝鲜东学党之乱,日本与中国开战,时任湖南巡抚的吴大澂自请率湘军出战,二十一年兵败被革职留任,由于吴大澂与翁同龢交好,受到慈禧太后的猜忌,于光绪二十四年被“革职永不叙用”。罢官后,吴大澂以兜售书画、古铜器来维持生活。卒于光绪二十八年,终年68岁。
      吴大澂所鉴藏这方红丝砚,艳丽沉稳,包浆自然,系清代之物。从砚石质地与色彩推定,它取材于山东临朐的红丝石。用料上乘,色彩美观,雕刻精良,质润纹美,可谓“脂砚墨光红丝腻”。此方红丝砚体型虽不大,但作为“文房四宝”中的把玩之物,玲珑娇小,高贵典雅,融观赏性与实用性为一体,无怪乎被吴大澂这位金石名家所青睐,所珍藏。吴大澂曾为他所收藏的一方透背鱼脑冻砚作砚铭,其中“不雕之璞,是谓良玉,不雨而润,是谓良田”、“朱霞在天半,白云与之俱”、“其声如木,其润如玉”、“如月初晕,若烟在空”等句也可为此红丝砚之写照。(朱燕英)
Copyight@2012 闽侯文博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福建省闽侯县甘蔗街道街心路155号 邮编:35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