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文博快讯 视频欣赏 学术交流 闽侯文博 网上博物馆 管理与保护 陈列展览 宣传教育 留言簿
栏目分类
文章检索

文博快讯
市文物局领导到白头山遗址调研考古勘探情况
县领导视察县博物馆新馆建设情况
我县开展文物消防安全排查行动
省市文物局领导到大湖乡指导革命英烈事迹展览工作
县人大到新坡古民居参观调研
我县召开2017年春节、元宵期间文物消防安全工作暨培训会
我县寻回大部分被冲毁的古廊桥构件
李纲墓以全新面貌迎接八方游客
学术交流
【闽侯印象】 林之夏书法润例
【闽侯印象】 旅台著名诗人陈子波
【学术交流】 漫谈书法
【学术交流】 郑孝胥书法探赜
【学术交流】 佛光塔影探寻路
【学术交流】 编志存史 情系桑梓
【闽侯印象】 腹有诗书气自华
【学术交流】 脂砚墨光红丝腻
网站首页>> 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 佛光塔影探寻路
  发布日期:2015/1/25

——《福建古塔》后记

    《福建古塔》真是“难产儿”,每当兄弟博物馆同道的问起,我简直不知道如何应答。自从1999年,我到福建各地进行古塔调查,并着手编撰《福建古塔》,其间先后出版了《闽侯文物》等20多部专著,唯独《福建古塔》一拖就是15年,至今才竣稿付梓。
    编写《福建古塔》,现在想起来还真有些后怕,因为我下的这个“赌注”太大了。限于我对宗教、建筑、民俗等方面学术研究水平和所处工作环境与条件,按常理我是没有资格和理由去做这份工作的。
    首先是工作环境与条件的局限性。我承乏闽侯县博物馆馆务,肩负境内文物考古调查、保护管理、学术研究等重任,整天有忙不完的琐事杂务,馆里只有两三个人,每年约有半年时间轮值。且正常的工作时间又不能外出,遇到轮值则要与同事商调。外出调查古塔,只能在不影响本职工作的前提下。所以,我基本利用节假日或出差的机会去做这“份外”的事。由于时间仓促,所以每次外出都是早出晚归,甚至一天就跑了好几个县份,可谓跑马观花。有时遇到暴雨、台风,只好“望天兴叹”,“从头再来”。如拍摄云霄石矶塔,我先后就去了两次云霄。记得那次是福建博物院林忠干老师带我去的,抵达云霄时天气还是好好的,汤毓贤馆长热情接待了我们。石矶塔建在海礁上,老天爷却不领情,说变就变,狂风暴雨,惊涛拍岸,渔船无法运送我们过海,往还数百公里的路程竟然落空了。时隔一年之后,再次赴云霄才如愿以偿,登上了漳江石矶塔。去永定东华山拍塔同样也不顺畅。那天细雨濛濛,既找不到带路人,也不知塔的具体位置。我四顾茫然,硬着头皮,独自冒险登上林木阴翳、海拔千米的高山,走了好长的冤枉路,来回花了三个多小时,总算没白跑,见到了雨雾迷濛中的东华山塔。
    除了气候,还有诸多原因让你的古塔考察充满无奈和惊险。那天上午我在仙游龙华寺拍完双塔,然后坐上摩托车赶去枫亭塔斗山拍摄天中万寿塔。到达塔斗山脚下已是正午12点,询问村民方知距山顶天中万寿塔还要半个多小时。六月溽暑,烈日当空,我顾不上炎热与疲惫,疾步登上了四顾无人的塔斗山巅。当我面对高大、别致的天中万寿塔,那无与伦比的精美雕刻令我陶醉。正当我不停地按动手中相机的快门,如痴如醉地欣赏石塔时,突然传来惊怖吓人的叫喊声,只见草缝中蹦出一个疯子,手舞足蹈地用当地方言狂奔呐喊着。毫不夸张,当时我的心就像从九霄云外被摔下来,半天无法恢复平静。
    本来,要研究一座古塔,必须投入一定的时间与精力进行实地丈量勘查、现状记录,并向当地调查了解,但由于条件所限,我很少有驻足停留的时间。甚至有的塔门被关锁,无法入内探个究竟,更不要提起对那些被埋藏在地宫及塔身中文物的研究。
我是靠薪水吃饭的基层文物工作者,手头拮据,日敷一日。买相机要钱,冲胶片、洗相片都要钱,交通费、住宿费还要钱,“钱”这俗物缺少还真不行。所以,我无法一鼓作气,此项工作只好间隔一段时间再外出,时断时续,不知者还以为我因为辛苦坚持不下去了。就摄影技术来说,它并没有让我难堪。在那个没有数码相机的年代,我还是很顺利地通过了摄影这一关的考验。《福建画报》编辑看了我拍摄的古塔照片,认为还比较专业,约我连载一年古塔专栏,还赚了一些稿费补贴费用。
    由于古塔分布在“天涯海角”,每次我坐长途汽车到各市、县后,多是租摩托车直接到实地拍摄的。限于十多年前的交通状况,而我肩负十多斤勘查、摄影等必备工具与日用品的行囊,坐摩托车在崎岖不平的山路间颠簸,再加上长时间背挎负重,腰椎严重受损,疼痛难熬。记得有一次去永春拍摄介福石塔,坐摩托车跑了近两个小时山路,待到达目的地时却听说塔于几年前就已被盗毁,我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到南安拍摄牛尾塔,我跑了三次。第一次拍完五岩塔后到英都镇,时间太迟了,第二天一早要赶回上班;第二次,当地老百姓带错路了,耽误了我的行程;直到第三次才顺利找到牛尾塔,先后三次,历时八年。当然,还因为或是手中资料掌握不全,或是普查中有新的发现,或是坐落地点不准确等,也花费了不少精力。如到泉州、莆田等地区,我先后就去了十多趟。
    回首十多年拍摄古塔的经历,感受颇深。此间,我曾遭受暴雨当头袭击,遇到行路拦劫,也曾从摩托车上摔下来……所幸上天还是很眷顾我,佛祖也一直护佑我,让我一次次躲过劫难,基本完成了福建古塔考察的心路履程。
    再则,限于宗教、建筑、民俗等方面的学识,大大耗费我编撰《福建古塔》的时间,也制约我编撰《福建古塔》的水平。俗话说:“学然后知不足”。当我立志编写《福建古塔》时,根本没有料到学术方面会遇到这么多难题。诸如闽中石塔中的佛像认定,佛像的位置排列,石塔建筑中的年代断定等问题。古塔研究是一个综合性学术课题,实非一人可为,这是我现在的感受与体会。如今,我只能尽力而为,抛砖引玉,寄望于后来有志于古塔研究的专家与爱好者。
    2012年6月10日是第七个中国文化遗产日,闽侯县科技文体局与福建昙石山博物馆联合假昙石山博物馆举办《福建古塔摄影展》,展览照片均为我所拍摄,展出规模较大,受到社会各界普遍欢迎,原福建省委副书记黄瑞霖为展览题词,并与省文史研究馆馆长卢美松、省文物局局长郑国珍、闽侯县副县长林建善等一起出席开幕式,省内各地博物馆同仁与福建佛学院学生等数百名莅临参加。此后,《福建古塔摄影展》应邀在福州旗山万佛寺和沙县、邵武等地博物馆举办,引起很大反响。
    《福建古塔》即将付梓,借此机会,我诚挚地向这么多年来一直鼓励与帮助我的师友、兄弟博物馆同仁致以谢忱!我真诚地感谢福建博物院林忠干老师多年来对我的指导与帮助!真诚地感谢省文史研究馆馆长卢美松在省内出差,好几次都带上我去拍摄古塔!真诚地感谢省文物局局长郑国珍一次次在会上对我的嘉勉与鼓励!真诚地感谢各地文管办、兄弟博物馆同仁对我的热情接待与帮助!15年来考察古塔所经历的艰险与困难都已成为过去,而存留在我心中的是一份份珍贵的情谊!如果说,这部《福建古塔》的出版对社会和文博界有所参考利用价值的话,那么其中也有他们的一份功劳!
    编写《福建古塔》,旨在发掘其深邃的文化内涵,推动福建古塔的研究与保护,为当地社会经济发展发挥更大的文物功用。囿于个人有限的学识,书中所提出的见解与观点自是一孔之见,错漏之处,恳请方家不吝赐教。(曾 江)

Copyight@2012 闽侯文博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福建省闽侯县甘蔗街道街心路155号 邮编:35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