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文博快讯 视频欣赏 学术交流 闽侯文博 网上博物馆 管理与保护 陈列展览 宣传教育 留言簿
栏目分类
文章检索

文博快讯
市文物局领导到白头山遗址调研考古勘探情况
县领导视察县博物馆新馆建设情况
我县开展文物消防安全排查行动
省市文物局领导到大湖乡指导革命英烈事迹展览工作
县人大到新坡古民居参观调研
我县召开2017年春节、元宵期间文物消防安全工作暨培训会
我县寻回大部分被冲毁的古廊桥构件
李纲墓以全新面貌迎接八方游客
学术交流
【闽侯印象】 林之夏书法润例
【闽侯印象】 旅台著名诗人陈子波
【学术交流】 漫谈书法
【学术交流】 郑孝胥书法探赜
【学术交流】 佛光塔影探寻路
【学术交流】 编志存史 情系桑梓
【闽侯印象】 腹有诗书气自华
【学术交流】 脂砚墨光红丝腻
网站首页>> 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 和光同尘 耐辱不辱
  发布日期:2014/6/20

                ——海派篆刻名家赵叔孺“耐辱士”田黄石闲章赏析

    近日笔者有幸在一藏友家中见到一方近现代海派篆赵叔孺像刻名家赵叔孺所作的圆朱文闲章。其材料取自福州寿山产的田黄石,表面呈金黄色,质地洁净莹润,浅刻薄雕“锦鲤腾波”图案。印章高4.2厘米,印面边长2.1×1.1厘米,篆刻右读直下阳文“耐辱士”双行三字,字径不等;边款阴刻“叔孺刻,庚午七月”右读直下行楷双行七字。
    赵叔孺(1874-1945)原名润祥,后名棢、时棢,叔孺乃他的字。因家藏东汉延熹、魏景耀(蜀汉后主年号)二弩机,因言其居二弩精舍,晚年号二弩老人。斋名另有娱予室、南碧龛等,浙江鄞县人。
    赵叔孺少时家境优越,他的父亲赵佑宸为清咸丰丙辰年(1856)进士,曾担任同治皇帝的启蒙老师,官至大理寺正卿,称廷尉公。从小聪明伶俐的赵叔孺受到父母钟爱,爱好收藏古物的父亲经常抱着他欣赏家中珍藏,而叔孺很早就展露了非凡的书画天赋,四五岁就已经能惟妙惟肖地画马。1883年春,调补江宁的父亲在任所招待宾客,座中都是一时名士,其中有个赵叔孺“耐辱士”印来自闽县(今属福州)的林寿图,早就听说叔孺善于画马,于是叫他当面试画。不足十岁的赵叔孺毫不怯场,展纸一挥而就,一匹神骏的马很快就跃然纸上,宾客们都惊叹不已,连称叔孺为神童。不久林寿图就请人说媒,将小女儿嫁给赵叔孺。
    叔孺画马不仅为他赢得了娇妻,还为他进一步打开视野提供了极好的条件。他的岳父林寿图是闽中巨富,金石书画收藏极为丰富,著名的唐吴道子所画《历代帝王图像》长卷也被他纳入囊中。17岁时,赵叔孺迎娶了林寿图之女,25岁时,在兄长和岳家的资助下,捐了个同知的小官,分发福建,候补实缺,于是就住在岳父家。
时局混乱,赵叔孺也无心做官,富足的生活也让他得以心无旁骛,把全部的精力和心思都花在了潜心研究岳家三代吉金文字、唐宋元明古迹上。
    过人的天赋,开阔的视野加上寒暑不辍的努力,使得赵叔孺迅速成长为一个多才多艺的艺术家。
    赵叔孺拥有全面的绘画才能,他既擅长花卉、翎毛、草虫,也能画人物、山水。广博的见识、高超的见解、严密的条理、深邃的意境都在他的画作里不露痕迹地展现出来。时人对赵叔孺绘画的评价是:“斟酌印文“耐辱士”龙眠沤波,山水绝似元贤,花鸟则兼宋法,浑厚之气,敛入锋芒。”
    赵叔孺的书法,早年学颜真卿《多宝塔感应碑》,其后以学赵孟頫、赵之谦为主,篆、隶、楷、行及魏碑都十分娴熟,章法森严,结字规矩,从容蕴藉,温润平和,吸取众长而又有自己的特色,着意在气息韵致上古调新纳,绰约其神。
    赵叔孺在篆刻上用力最勤,成就也最卓著。所作神凝气静,渊雅闳正,在当时与吴昌硕并称,沈禹钟《印人杂咏》中评价说:“悲庵家法得心传,壁垒能争缶老贤”。大部分评论家都认为赵叔孺的篆刻主要学自赵次闲和赵之谦。著名印人沙孟海则认为,赵叔孺主要继承了明代篆刻家汪关的传统,最擅长圆朱文及朱白文小玺。“他的圆朱文,端严大方,基本上用元、明以来细朱旧法,偶然也参以邓石如、赵之谦新体,用笔光整坚挺,精到之作,往往突过前人。”
    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副教授顾琴也认为,赵叔孺学赵之谦主要取其创新之精神及印外求印的宽阔视野,但他的圆朱文印,主要继承的是汪关的传统,兼及巴慰祖。
    汪关(1573-1631),祖籍安徽歙县,家居娄东(今江苏太仓)。原名东阳,字杲叔,于万历甲寅年(1610)在苏州得一枚刻有“汪关”字样的汉代铜印,非常喜欢,于是改名汪关,并以宝印斋名其室。汪关对汉印情有独钟,功夫下得最深,篆刻尽得汉印真髓。其用刀渊静润秀、温文尔雅。他治印的特点在于朱文线条交叉处留有粗圆的榫接点,白文善以并笔,以增加印面的虚实呼应,尽得雍容平和、纯正规整和堂皇醇厚之美。笪重光在《书符》中评其篆刻“画能如金刀之割尽,白始如玉尺之量齐。”明末印学大家周亮工推汪关为“平和”派的代表人物。
    赵叔孺的印作也走的是“平和端严”的路子。从赵叔孺的多方印的跋文和边款也可以看出,他确实非常喜欢汪关的印,并且有机会看到了汪关全部的印。如赵叔孺的“序文铭心之品”,四面刻的长跋中记载说序文先是得到其外祖的旧藏宝印斋印式二册,后来又从荒摊上搜得汪关近百余印,两次所得几乎涵盖了汪关全部的印作,序文特意请赵叔孺刻一方印放在印谱的首页,赵叔孺欣然从命,于“壬戌大雪节,尽一日之力,习心静气,略参尹子刀法”刻成“序文铭心之品”圆朱文印。他的印作“洗桐”、“林今雪印”边款都注明“仿汪尹子”。
    作为海派篆刻的领军人物,赵叔孺的可贵之处还在于他不仅成就了自身,还教育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弟子。他教学生十分强调学习古人的精髓,而不拘泥于模仿老师的面目,因此二弩精舍弟子的佼佼者并不单纯以继承师傅的风貌为己任,而是博古纳新,结合自身素养巧加取舍,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如陈巨来的圆朱文印、方介堪的汉玉印和鸟虫篆印,咸称海内第一;张鲁庵自制的鲁庵印泥及刻刀,品质优良,一时无双;叶露渊的篆刻媲美丁、黄,而且还擅长花卉;沙孟海集众艺于一身,学识渊博,书艺及书学成就尤为卓著。其他门人也各有所长。
    顾琴根据赵叔孺的印作把他的印风分为三期:38岁前为第一期,篆法用赵次闲意,刀法学陈鸿寿,有金石气,多仿汉印;38岁至53岁(1912-1927),印外求印,面貌多样,有醇古、精严的风格特征;53岁后至去世前(1927-1945),当时他已成为沪上圆朱文派的领袖,印风更加醇古、超逸、平和、渊雅。
    此方“耐辱士”田黄石闲章,作于庚午七月,即1930年,其时赵叔孺56岁,正处于登峰造极的时期,印势和体构,平和安稳,精气内蕴,醇古有味。
    印面文字“耐辱士”也富有深意。现代社会节奏飞快,人心也日趋浮躁、功利,得意时锋芒毕露,失意时怨天尤人,早忘却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古训,也欣赏不了自然平淡的雅趣。而这方“耐辱士”印,“耐辱”二字布局紧凑工稳,“士”则顶天立地,丰神俊朗,让人想起忍得一时胯下之辱而最终成就丰功伟业的韩信,充分体现耐辱而终不辱的精神。“耐辱居士”是晚唐诗人、评论家司空图的自号。在文学史上,司空图主要是以诗论著名,他的《二十四诗品》是唐诗艺术高度发展在理论上的一种反映,是当时诗歌纯艺术论的一部集大成著作,强调“韵外之致”、“味外之旨”,宣扬了一种远离现实生活体验的超脱意境。
    “耐辱士”闲章是赵叔孺在篆刻技艺最成熟的时期创作的,而且是他最擅长的圆朱文印。圆朱文也叫元朱文,因形成于元代而名,“圆”是其特色之一,“耐辱士”也暗含圆融平和的意思,与圆朱文这种形式相映成趣。此方随形章印面布局灵巧,恬静娟美,线条平稳匀称,印文寓意深邃,且用材上乘,殊为珍贵。(朱燕英)

Copyight@2012 闽侯文博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福建省闽侯县甘蔗街道街心路155号 邮编:350199